【新经典】你年少时爱过的人,现在怎么样了?她给消失的初恋写信40年

发布时间:2019-11-24 11:03:08 来源:新经典 关键词:新经典
你年少时爱过的人,现在怎么样了?她给消失的初恋写信40年
本文关键词新经典,获取更多新经典文化股份有限公司、新经典轩逸、新经典日本语听力教程第一册原文、新经典日本语听力教程第二册原文、相关信息,请访问本站首页。
原文标题:你年少时爱过的人,现在怎么样了?她给消失的初恋写信40年
原文发布时间:2019-11-13 11:27:06
原文作者:新经典。
如果您喜欢本文,请关注原文作者,获取更多文章
如果您是原文作者,不同意我们转载此文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“我最亲爱的,这是我写给你的最后一封信。我在向你告别。我开始了没有你的新的一年。我不希望你再在我的周围,不希望你再在我的心里出现。”

你年少时爱过的人,现在怎么样了?她给消失的初恋写信40年


这是在1915年12月31日,奥尔加给她的爱人赫伯特写下的“最后一封信”的开头,此时距赫伯特去北极探险失踪已近两年,理论上,他已被宣布死亡。

但是,奥尔加还是一如既往地,像两年前那样给他写信,在信里,她絮絮叨叨地讲述她平凡生活的点滴,她对德国社会变化的思考,当然,还有对他未守信归来的嗔怪:

“你怎么可以干出这种事来?要为了一个空洞的目标舍弃我,舍弃我们的爱情,舍弃我们的生命吗?我知道你不适合过小市民的生活,我从未要求过你什么。”

她只求他回来。

所以,尽管她信誓旦旦地表示,那是她写给赫伯特的最后一封信,但我知道,她会食言的。

你问我为什么知道?

因为在漫长的少女时代,我也曾经是奥尔加,无望却又充满希望地给我的赫伯特写过一封又一封的“最后一封信”。

虽然我的赫伯特并没有与我天人永隔,可我们已经因为重重误会,和时空的距离,再也不可能在一起。

不过,这都不妨碍我给他写下那些他永远不会收到的信,向他倾诉我的所思所想。

仿佛那么大的世界里,除了他,没有别人可以理解我。

因为那个已经失去的爱人,从另一方面来说已经成为了完美的爱人,他永远年轻,不会再和我们争吵,不会再挖鼻孔放屁发胖,变成了触不可及却又永远放不下的白月光。

那种错过的遗憾,让等待这件事变得诗意起来,就像望夫石的传说,凄美而又令人着迷。

当然,看过《朗读者》的读者就会知道,《你的奥尔加》的作者本哈德·施林克绝不会塑造一个被动的“望夫石”式的妇女形象。

你年少时爱过的人,现在怎么样了?她给消失的初恋写信40年

电影《漫长的婚约》

一直在等待赫伯特的奥尔加,不是那种温顺、懦弱、传统的女儿、妻子和母亲,奥尔加的人生旋律,是她对赫伯特的爱情,和她对他的反抗的交响曲,或者说,是反抗成为德国人宿命的一曲悲歌。

赫伯特和奥尔加的爱情,不被俗世所容,不止因为他们一个是地主的儿子,一个是贫农的女儿,还因为奥尔加这个斯拉夫人的名字,和她身上斯拉夫人的血统。

奥尔加甚至还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农家女,她热爱阅读,热爱思考,她不想早早的嫁为人妇,她顶着祖母的强烈反对,靠自己的努力读完了女子师范学院的课程,成为了一名女教师,并且致力于帮助像她一样因为家庭贫困等原因无法完成学业的孩子,有继续求学的机会。

她坚定地认为,学习,是比去从军更荣耀也更重要的事,也是真正能够使德国通往强大的道路。

在深受宰相俾斯麦铁血政策和甚嚣尘上的人种论影响的20世纪初的德国,奥尔加的所作所为,无疑是极其离经叛道的。

连赫伯特都无法理解奥尔加如此异类的行径,他一方面为她感到自豪,为学习和知识为她赢得的意义而嫉妒,同时又因为她的独立而感到不安,因为她可以不依赖于家庭,甚至也不依赖于他。

毕竟,他只是勉勉强强通过了高中毕业考试,他们的思想境界,似乎相差甚远。

但是随着他加入了近卫军团,给奥尔加寄去了军装照片之后,他的不满就烟消云散了,彼时的他认为,成为一名帝国士兵,无疑是最令人自豪的事。

赫伯特还以为,从军可以为他和奥尔加的爱情,赢得一个光明的未来,他需要用一个男人的方式,从家庭中独立出去,以此获得父母对奥尔加的认可。

作为那一代被军国主义和种族主义洗脑的德国年轻人,赫伯特并未认为自己的选择有什么不对,他自愿报名前往非洲的殖民地,在给奥尔加的回信里,他眉飞色舞地谈起德国的统治是为了非洲人的幸福,因为他们是还处在最低文化层次的一类人,缺乏德国人所拥有的最崇高和最美好的素质,诸如勤奋、感激、怜悯和所有理想的东西。

“一旦他们的起义胜利了,文明的生活将会出现可怕的倒退。”赫伯特笃定地写道。

他经常提及纯种的强大和美丽,也早就决定成为一个超人,生命不息,冲锋不止,要使德国变得伟大,要和德国一起变得伟大,即便这要求他要残酷无情地对待自己和他人。

你年少时爱过的人,现在怎么样了?她给消失的初恋写信40年

电影《漫长的婚约》

但奥尔加觉得那些大话空洞无物,她认可战士们为保卫祖国而战斗,也接受他们或许有为祖国捐躯的可能,可德国并不在非洲,也不在欧洲的其他地方,他去那里战斗的意义到底是什么?

她为赫伯特和学校里男孩的命运感到忧虑,更为德国的命运忧虑,她隐约感觉到,在更大的家国命运之下,她和赫伯特的爱情不由自主,更无处栖身。

在给赫伯特的一封信里,奥尔加写道,

“我好想和你做那么多的事。跳舞,滑冰,坐雪橇,去采蘑菇,去寻找山桑子,我为你朗读,你为我朗读,和你同床共眠一起醒来。”

但现实是,在赫伯特还未失踪之前,作为一名军人和之后的探险家,赫伯特常年在外辗转,他们每年只能共度多少小时或者多少天,他们在一起的宝贵时光,都像是偷来的。

奥尔加在1914年8月8日写给赫伯特的信里,向他宣告了一战的开始,火车上写着“一刀杀死一个法国人”,孩子们大吼“塞尔维亚人必须去死”和“上帝惩罚英国”,奥尔加在此刻甚至为他身在北极而感到庆幸,因为“我可以想象你的情况,你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前往军团报名从军。”

“为了更伟大的德国”,多少和赫伯特一样的德国青年,为了这样虚无缥缈的理想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。

随着岁月的流逝,奥尔加几乎可以肯定的是,不是去北极,她的赫伯特也总会因为别的原因,为了德国的未来离开她,直到失去性命。

你年少时爱过的人,现在怎么样了?她给消失的初恋写信40年

电影《漫长的婚约》

因为拒绝教授人种血课程,奥尔加被学校辞退了,她的力量太弱小,无法阻止德国变得太过伟大,她甚至无法阻止她和赫伯特的儿子艾克加入纳粹党卫军,他沾沾自喜地折磨着反对者们,“德国想要变得更伟大,就会有更多的敌人。”

奥尔加的命运,成为了20世纪德国女性命运的缩影,她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亲、兄弟、爱人、儿子勇敢而快乐地冲向死亡,却连感到悲伤的权利都被剥夺了,因为他们是为了某种崇高的目标而牺牲,是为了血与土而牺牲的,她们理应为他们骄傲。

尽管如此,奥尔加还是固执地爱着赫伯特,因为她知道,在被“伟大的德国”这一洗脑包裹挟之外的爱人,本来是多么的纯朴和善良。

她一次又一次地希望自己写下的是最后一封信,可是因为对他本质的认识和曾经的美好时光,让她始终无法放下他独自前行。

于是,她在他失踪四十多年后写信给他:

“你始终是我的伴侣,我生过你的气,和你发生过争执,可也因为这些吵吵闹闹,你成了我的终身伴侣,我很高兴这个人是你。”

落款是:你的奥尔加。


●你心里的白月光现在怎么样了?


你年少时爱过的人,现在怎么样了?她给消失的初恋写信40年

扫码或点击底部了解更多可购买

《你的奥尔加》

[德]本哈德·施林克 著

沈锡良 译

本哈德·施林克继《朗读者》之后的重磅新作。这本书是《朗读者》的回声,它描绘了一位年轻男人和一位直率、正直的女性的爱情,以及他们和德国的命运。


原文标题:你年少时爱过的人,现在怎么样了?她给消失的初恋写信40年
原文发布时间:2019-11-13 11:27:06
原文作者:新经典。

本文关键词新经典,获取更多新经典文化股份有限公司、新经典轩逸、新经典日本语听力教程第一册原文、新经典日本语听力教程第二册原文、相关信息,请访问本站首页。




本文关键词:新经典
猜你喜欢
推荐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