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翰宇药业】翰宇药业的至暗时刻

发布时间:2019-11-24 08:04:30 来源:证券市场周刊 关键词:翰宇药业
翰宇药业的至暗时刻
本文关键词翰宇药业,获取更多翰宇药业股吧、翰宇药业股票、翰宇药业最新消息、翰宇药业官网、相关信息,请访问本站首页。
原文标题:翰宇药业的至暗时刻
原文发布时间:2019-10-17 16:14:27
原文作者:证券市场周刊。
如果您喜欢本文,请关注原文作者,获取更多文章
如果您是原文作者,不同意我们转载此文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397393股票网  http://www.397393.com/

无论是从经营还是二级市场来看,如今都是翰宇药业的至暗时刻。

本刊记者 杜鹏/文

翰宇药业(300199.SZ)的2019年中期报告表现不佳,不仅公司的收入和利润大幅下跌,而且资产项中应收账款畸高,偏离行业正常水平,收购标的更是在业绩承诺期结束之后接连发生变脸。

这是一只典型的价值毁灭股。更让投资者担忧的是,这种毁灭仍然在继续,上市公司仍然花大钱用在必要性不足的项目之上,管理层的作为值得投资人警惕。

业绩腰斩

8月29日,翰宇药业发布2019年中期报告,公司2019年上半年实现收入4.51亿元,同比下降30.32%;净利润7667万元,同比下降63.46%。

翰宇药业是一家专业从事多肽药物研发、生产和销售的企业,主营业务共有五块:医药制剂、原料药、客户肽、药品组合包装产品、器械类产品,这五块业务上半年均出现下滑。根据财报,2019年上半年,翰宇药业的医药制剂收入同比下降8.7%至3.12亿元,原料药收入同比下降60.12%至2966万元,客户肽业务的收入同比下降61.49%至3619万元,药品组合包装业务的收入同比下降20.34%至3285万元,器械类产品的收入同比下降61.45%至3355万元,各项业务可以说是全线崩溃。

作为翰宇药业最主要的收入来源,医药制剂占总收入的比例为69.18%,目前公司已上市制剂产品主要包括注射用特利加压素、注射用生长抑素、注射用胸腺五肽、醋酸去氨加压素注射液等。

其中,特利加压素主要用于肝硬化静脉曲张出血的止血,临床广泛应用于肝肾综合征、肝硬化腹水、感染性休克、烧伤、急性肝功能衰竭、心脏骤停等的治疗,2019年上半年公司这块产品实现销售收入9546万元,同比下降22.65%。对此,翰宇药业给出的解释是,主要是为了配合各省市、地区逐步启动2019年招投标工作开展,以及各地GPO集中采购陆续开展影响所致。

生长抑素主要适用于急性食道静脉曲张出血、严重急性胃或十二指肠溃疡出血,醋酸去氨加压素广泛应用于预防及控制出血、手术前使延长的出血时间缩短或恢复正常,这两款产品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分别为8683万元、2163万元,相比上年同期基本没有增长,停滞不前。

胸腺五肽为免疫调节药物,适用于恶性肿瘤病人因放疗、化疗所致的免疫功能低下,2019年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4716万元,同比下降20.03%。对此,翰宇药业给出的解释是,近年受辅助用药、招标价格下降等政策影响,国内胸腺五肽市场受到一定冲击,整体销售量处于不断调整阶段。

对于医药制剂产品表现不佳,翰宇药业将原因归咎于外部的政策原因,但是从本质上来讲症结还是因为公司自身产品竞争力不强,尤其部分主要产品均属于辅助用药范畴,这是政策重点整治的领域。

除去制剂业务以外,翰宇药业其他业务表现为杂而不强,不仅规模很小,而且市场竞争力不不强,未来前景不容乐观。

糟糕的资产

翰宇药业的资产科目也同样不佳。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,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12.08亿元,占期末总资产的比例高达21.03%,占2018年收入的比例为95.57%。如此高的占比在上市公司中极其罕见,尤其在医药行业中。

依照申银万国行业划分,化学制剂类上市公司共有75家,按照“2019年上半年末应收账款账面价值/2018年收入”计算,翰宇药业以95.57%的比例排在第一位,而排在第二位的中关村(000931.SZ)也不过61.37%,其余的多数同行在30%以下。

因此,翰宇药业应收账款相比整个行业而言并不正常。如果从自身历史变动来看的话,翰宇药业上半年同样表现并不正常。

依据Wind资讯,在上市的2011年,翰宇药业当年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只有88.59天。而在此之后,这项指标便一路攀升,尤其最近几年恶化明显,2016-2018年分别为284.16天、262.28天、329.61天。

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?翰宇药业卖出去的产品需要将近1年的时间才能够收回来款项,销售周期极其漫长,这与行业大多只有几个月的结算周期明显不相符。

更进一步研究表明,翰宇药业的应收账款问题可能更加严重。按照2019年中报披露,公司1-2年、2-3年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4.9亿元、1.02亿元,两者合计5.92亿元,占所有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的比例高达44.71%。

这些款项账龄都在1年以上,欠款对象都是谁?款项还能不能收回来?翰宇药业有必要给出解释。

翰宇药业资产科目中的商誉问题同样值得关注。

2019年上半年末,翰宇药业商誉账面原值有9.38亿元,全部由标的资产甘肃成纪生物药业有限公司(下称“成纪药业”)构成,这家标的由上市公司2014年收购而来。

2014年8月,翰宇药业发布公告,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成纪药业100%股权,交易价格为13.2亿元。其中,向张有平、北京凤凰财富成长投资中心(有限合伙)和北京惠旭财智投资中心 (有限合伙)以24.44元/股的价格发行2700万股购买成纪药业50%股权,以支付现金方式购买成纪药业50%股权,支付现金6.6亿元。

成纪药业主要从事医疗器械和化学药品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,其医疗器械产品专为注射给药服务。根据评估结果,成纪药业100%股权的账面价值为2.57亿元,评估值为13.27亿元,增值率为415.48%,收购价格一点都不便宜。

2015年1月份,翰宇药业完成了对成纪药业的并购。

收购之时,交易对方张有平承诺,成纪药业 2014 年、2015 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.1亿元、1.49亿元;翰宇药业股东曾少贵、曾少强、曾少彬承诺成纪药业2016年、2017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.93亿元、2.41亿元。

翰宇药业发布的业绩承诺完成情况公告显示,2014-2017年,成纪药业实际完成的净利润分别为1.16亿元、1.14亿元、1.69亿元、2.04亿元。

前后对比可以发现,除了2014年踩线达标以外,成纪药业其余年份均没有完成业绩承诺。整体来看,2014-2017年成纪药业实际完成净利润合计为6.03亿元,业绩承诺的完成比例为86.98%。

更令人揪心的是,业绩承诺期结束之后,成纪药业业绩立即发生了大变脸。财报显示,2018年成纪药业实现收入2.20亿元,同比下降 37.68%;实现净利润9337万元,同比下降 54.41%。

2019年上半年,成纪药业业绩继续大幅恶化,期间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7875万元、2325万元,分别同比下降42.39%、70.77%。

对于成纪药业业绩大幅下降,翰宇药业在2019年中报解释称,在“零加成”等前期政策全国范围内快速落地影响下,国内医药市场发生较大改变,成纪药业器械类产品及药品组合包装产品销量均有一定降幅。

然而,上述解释背后,又有没有其他的因素呢?比如,为什么在业绩承诺期之后才发生业绩大变脸?业绩承诺期间有没有突击收入和利润的情况?上市公司对此有必要给出解释。

在成纪药业爆雷的情况下,翰宇药业已经对这笔资产计提了5.95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。值得注意的是,成纪药业目前的业绩仍然没有转好的趋势,未来如果继续恶化,那么剩余的3.44亿元商誉恐仍将面临减值。

最后,翰宇药业资产项中的开发支出也值得关注。

2019年上半年末,翰宇药业开发支出有2.28亿元。从过去几年来看,翰宇药业的开发支出呈现逐年攀升趋势,2015-2018年年末分别为9365万元、1.23亿元、1.23亿元、2.14亿元。

2019年上半年,公司研发投入6377万元,占营业收入的14.15%,但中报并没有披露研发投入资本化情况,不过之前的年报对此都有披露。

2016-2018年,翰宇药业的研发投入分别为8923万元、1.03亿元、1.91亿元,其中研发支出资本化金额分别为2886万元、1319万元、9632万元,研发投入资本化率分别为32.35%、12.86%、50.37%。

从上面可以看出,翰宇药业2018年研发投入资本化率显著高于往年,且这个比例在医药上市公司中极其少见,而2018年恰好是翰宇药业历年以来业绩最差的一年,当年净利润亏损3.41亿元,翰宇药业可能利用提高研发投入资本化率来提升业绩。

价值毁灭

翰宇药业2011年IPO之时募集资金净额7.15亿元,2014年在并购交易中配套增发募集资金总额4.4亿元,2015年增发募集资金6.6亿元,股权累计融资18.15亿元。

债务方面,2019年上半年末,翰宇药业的短期借款、长期借款、应付债券分别为7.89亿元、8.85亿元、4.98亿元,有息负债合计21.72亿元。

然而,这些巨额融资背后,换来的却是业绩暴跌,以及畸高的应收账款和商誉,翰宇药业具有价值毁灭的特征。反映到二级市场上,翰宇药业股价在2015年6月创下历史新高51.68元之后,便一路下跌,并在2019年10月9日创下近年新低7.14元,期间股价最大跌幅达到86.18%。

毫无疑问,最近几年高位买入翰宇药业的投资者大概率发生了巨幅亏损,而2016年参与过翰宇药业定增的机构资金更是惨遭被套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收购成纪药业的配套定增完成于2016年10月,定增价格和募集资金总额分别为23.3元、6.6亿元,定增对象分别是长江资管翰宇药业1号分级集合资产管理计划、红土创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、广发资管·翰宇药业1,2,3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。

这笔定增完成之后的结果是,根据Wind资讯统计,翰宇药业股价自发行至今的跌幅为67.66%。

因此,无论是从经营还是从二级市场表现来看,翰宇药业的股价对投资人都造成了不小的伤害。更让人担忧的是,这种伤害还在继续之中,翰宇药业仍然继续将大笔钱投到必要性不足的项目之上。

2019年上半年末,翰宇药业在建工程7.59亿元,其中有一个项目是翰宇创新产业大楼项目,该项目预算数为5.35亿元,工程累计投入占预算比例为52.52%。

这个项目的地块是由上市公司2015年买来。翰宇药业在当年年报中称,公司在深圳市龙华新区竞得2.9万平方米土地使用权,计划投资建设公司总部、实验中心及慢性病管理产业研发基地。

翰宇药业在2017年年报称,为满足公司快速发展的经营需要,实现翰宇创新产业大楼项目建设的积极推进,公司拟向上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申请总额度不超过4.6亿元的固定资产抵押贷款,贷款期限不超过五年,实际融资情况以银行最终审批为准。

从上面可以看出,这个项目的预算投资总额为5.35亿元,大部分资金来自银行贷款。这笔投资金额并不小,是翰宇药业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额7667万元的7倍。再者,这个项目就是盖大楼,在自身业绩暴跌以及有息负债高企的情况下,仍然花大钱盖楼有必要吗?最后,公司计划用于慢性病管理产业研发基地,难道不可以通过对外租赁方式来开展这块业务吗?

除了盖大楼,翰宇药业还斥资接盘别人的私募基金。

2019年8月29日,翰宇药业发布公告称,公司拟通过受让原有限合伙人合计5000万元的出资份额,投资入伙深圳市蓝盾中美信息技术创新投资企业(有限合伙)(拟更名为“深圳市创兴前沿技术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”,下称“创新投资”)。

公司从创新投资普通合伙人蓝盾股份(300297.SZ)、极创投资、徐洪为、张春山、徐红兵等处分别受让3%、1%、4%、8%、4%的出资份额;公司投资完成后所持份额将占基金总规模的20%,资金来源均为公司自有资金,承担有限责任,不参与基金的日常运营与管理。

公告称,上述合伙企业投资领域应集中于新兴产业领域,新兴产业指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技术产业。在符合前述规定的情形下,合伙企业应重点投资于新一代信息技术、数字创意领域的初创期、早中期企业,及深圳市政府扶持和鼓励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、未来产业和其他政府重点发展的产业,其中投资于此类企业的资金额不低于合伙企业可投资金总额的60%。

事实上,医药行业上市公司投资私募基金的情况并不在少数,但多数投资的均是与医药相关的产业基金,同上市公司主业具有很强的协同性。反观翰宇药业这笔投资,上述合伙企业的投资对象基本上集中于信息技术和数字创意领域,这根本就与其主业完全不相关,尤其是在当前最困难的时刻,翰宇药业仍然将宝贵资金投在这上面,更是让人难以理解。

再者,此次交易并非翰宇药业认购新基金,而是在为别人接盘。那么,蓝盾股份、极创投资、徐洪为、张春山、徐红兵等卖方为什么选择卖掉自己手中的份额呢?是不是基金经营状况发生问题?翰宇药业对此有必要给出解释。

毫无疑问,如今是翰宇药业的至暗时刻。如果管理层仍然不思进取,翰宇药业实际控制人恐怕难逃质押爆仓的命运。

2019年9月5日,翰宇药业发布的公告显示,实际控制人之一曾少贵直接间接持有公司股份2亿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21.55%;实际控制人之一曾少强直接间接持有公司股份1.43亿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15.38%。截至公告披露日,曾少贵共质押了1.8亿股公司股份,占公司总股本的19.60%;曾少强共质押了1.23亿股公司股份,占公司总股本的13.46%。

针对文中问题,《证券市场周刊》记者向翰宇药业发去了采访函,但截至发稿仍未收到上市公司方面回复。

翰宇药业的至暗时刻


原文标题:翰宇药业的至暗时刻
原文发布时间:2019-10-17 16:14:27
原文作者:证券市场周刊。

本文关键词翰宇药业,获取更多翰宇药业股吧、翰宇药业股票、翰宇药业最新消息、翰宇药业官网、相关信息,请访问本站首页。




本文关键词:翰宇药业
猜你喜欢
推荐文章: